还没等阿博说什么

摘要:
干什么你?看,再看,我就把你吃掉!大汉口出狂言,小子,卖狗肉行,要是敢坏老子的好事,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阿博知道自己不是大汉的对手,便比较恭敬的说:请问,那只藏獒怎么会在你手上?大汉摇了摇自己的水桶

“干什么你?看,再看,我就把你吃掉!”大汉口出狂言,“小子,卖狗肉行,要是敢坏老子的好事,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阿博知道自己不是大汉的对手,便比较恭敬的说:“请问,那只藏獒怎么会在你手上?”大汉摇了摇自己的水桶腰,漫不经心地说:“老子的事情要你插手?这只藏獒是个人送我的,放心,我绝对没抢狗,大街上野狗到处是,现在政府又不让抓,别人送我的总可以了吧?”大汉问心无愧。“那——那么多狗,都是别人送你的?”阿博半信半疑,“就算是别人送你的,可那些人又是怎么通过渠道得到小狗的呢?”阿博振振有词道:“他们应该要进监狱吧?”阿博本以为大汉会把狗全放了,大汉却气汹汹地大喊:“他们那群混蛋怎么拿到狗要你管,你闲事也他妈管太多了吧?别想抓我把柄!”他不耐烦了,“他妈怎么那么麻烦,混蛋浪费我时间,滚远点!”“那我把那只藏獒买下来不行吗?”阿博急忙拿出钱,在大汉面前晃来晃去。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好好,那只藏獒还咬伤了我,500块,爱要不要,绝不强求!”阿博也没有管那么多,只好付钱。大汉只好让阿博自己去牵藏獒。

“还记得我吗?”阿博欣喜地说,“小肖!”小肖见了阿博,立刻高兴起来,舌头吐在外面。“跟我回家吧!”阿博摸摸他的伤口,还好伤口不太严重,就3道伤口,只是皮破了而已。原来,所谓的遍体鳞伤,只是沾上了许多血,看起来全身伤口。

到了收养所,阿博给小肖细心地包扎好伤口,就急促地去老板那里。“老板!”阿博用责怪地语气讲,“你怎么把小狗卖给别人的?你有没有责任?”老板冷笑了一声:“哼,还跟我较起劲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狗舍和猫舍打扮那么整洁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人买这些狗狗猫猫,卖给谁都无所谓!钱是最重要的,其实我无心查别人的资料看看是不是狗贩,只要给钱,或更多的钱,就无所谓!”老板的声音整天动地,似乎废了所有的力气。还没等阿博说什么,老板就拍拍阿博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唉!阿博,我努力赚钱,还不是为了给你们更快的提高工资吗?同时又顾及自己。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报纸上也写着这狗,那大汉又打电话来和我说…”阿博不耐烦了,立即打断:“停!够了,别胡搅蛮缠,我们是要有爱心的呀!那你为什么不开别的店?那些狗是不是你买给他们的?包括小肖!”老板沉得住气,耐心答道:“因为我爸爸开的就是收容所,为了好开业,顺便把这地让给了我。我老爸开这收容所给别人小狗小猫是不收钱的,但是,现在,我为了赚钱也没办法了。其实我也不知道狗贩子怎么个多人购买法,转让给那个大汉壮三儿。可是,买小肖的是个富贵人家,穿的很体面,也没和我讨价还价,不像个狗贩子啊!”阿博忍无可忍:“我们先不说小肖,但是,你这样和狗贩勾结,就是没有爱心,你就是为了钱,你不配在这里当老板!”阿博脸色通红,“还有,小肖这件事我要查清楚,你等着!”

“这吵得可真厉害!”小柔快烦死了,“睡不着啊!”兔可走过来,对小柔说:“陪我玩啊!我好无聊!”小柔奶声奶气地说:“我,我不要和黑猫玩。”兔可不放心地说:“噢,我知道了!”兔可可惜地走了。小帅对狗兄狗弟们大喊:“兄弟们,今天晚上有流星雨,小冲网上查到的。找好自己的情人去看吧!”狗舍一片乱哄哄。狗舍最后就有一个阳台,但是不是这个位置,必须要走出收容所才能看到。可是他们不一定会允许的,只能坐在围墙上面,那不得借助猫的帮忙?太高,狗又跳不上去。“也许,猫可以祝我们一臂之力呢!”小帅对着大家喊,“晚上我们就想尽各种办法逃出去看流星雨,毕竟明天大年三十,还会有烟花呢!”狗们激动不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