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乃至世界文坛的侦探小说大师

摘要: 阿加莎.
克里斯蒂人物剖析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姓米勒,全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英国乃至世界文坛的侦探小说大师。1890年9月15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1976年1月12日,逝世于英国牛津郡

图片 1

阿加莎. 克里斯蒂

人物剖析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姓米勒,全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英国乃至世界文坛的侦探小说大师。

1890年9月15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1976年1月12日,逝世于英国牛津郡的沃灵福德家中,安葬在牛津郡的圣玛丽教堂墓园,终年85岁。

在她的一生中,她是一名高产的作家,她的作品不仅局限于侦探小说,全部作品包括66部长篇推理小说,21部短篇或中篇小说选集,15个已上演或已发表的剧本,3个剧本集,6部以笔名玛丽·维斯特麦考特发表的情感小说,2部以笔名阿加莎·克里斯蒂·马洛温发表的作品(包括记录异域生活的回忆录1部,宗教题材的儿童读物1部),1部自传,2部诗集,2本与侦探俱乐部的会员作家们合写的长篇推理小说。

阿加莎·克里斯蒂著作数之丰仅次于莎士比亚

她开创了侦探小说的“乡间别墅派”,即凶杀案发生在一个特定封闭的环境中,而凶手也是几个特定关系人之一。欧美甚至日本很多侦探作品也是使用了这一模式。

她在晚年回忆自己的写作生涯,动笔写了一部自传。《阿加莎·克里斯蒂自传》是一本文笔相当优美的传记文学。自传为读者了解这位“侦探女王”的生平,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并成为侦探小说史上的重要文献。

图片 2

生平介绍

童年启蒙

阿加莎·克里斯蒂获得的文化素养完全来源于母亲的教育。

她的母亲是一位个性独特、思维活跃的女性。她把长女玛格丽特·弗蕾莉·米勒和儿子路易斯·蒙坦特·米勒都送到了英国顶级的寄宿学校——劳伦斯女子学校(现为Roedean
School)和哈罗公学,然后又灵感突发地认为应该保护孩子的视力和大脑,把阿加莎·克里斯蒂留在了身边,不让她在8岁前接受教育。

可阿加莎·克里斯蒂还是凭着自己的聪颖,以及文化不高的姆妈有限的帮助,在5岁学会了阅读。从此阿加莎·克里斯蒂开始翻阅各种儿童读物,接受她的文学启蒙。

由于父亲不善理财,家庭条件开始每况愈下。

为了暂避英国的高额消费,父母决定租出宅院,举家到消费较低的国外度假。1896年,6岁的阿加莎·克里斯蒂随家人在法国西部居住了半年。这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学习法语和了解社交活动的开端。

回到英国后,父亲的身体状况逐渐恶化。1901年,父亲因急性肺炎于伦敦伊灵离开人世。

此时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开始阅读一些英法名著,如狄更斯、萨克雷和大仲马的作品。每次去伦敦伊灵区探望姨婆,她都有机会到剧院观看舞台剧和音乐剧,这成为了她的一大爱好。

受到如此的熏陶,再加上才女姐姐的影响,阿加莎的创作欲萌发了。她开始尝试写作一些诗歌、小说甚至剧本。此时,母亲终于认识到应该让女儿接受更多的教育。

图片 3

国外学习生活

1905年,阿加莎·克里斯蒂随母亲前往巴黎的寄宿学校求学。母亲的心血来潮和阿加莎·克里斯蒂喜欢新鲜感的个性使她在巴黎又两次转学,最终主修钢琴演奏和声乐。

虽然嗓音一度被认为很有前途,但她的表演恐惧症还是使她不得不理智地放弃了音乐家之路。

1909年,伴随患病的母亲到埃及疗养,未满20岁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开罗开始了自己的社交生活,参加了不少舞会和其他社交活动。与此同时,在母亲的鼓励下,阿加莎完成了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习作《白雪覆盖的荒漠》,并得到了邻居——小说家伊登·菲尔波茨的热心指点。

作家梅·辛克莱、加斯顿·勒鲁的作品对阿加莎·克里斯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后者的《黄屋之谜》激发了她创作侦探小说的热情。可姐姐麦琪却认为阿加莎·克里斯蒂写不了侦探小说,这反而更坚定了她创作的决心。

图片 4

青年时期

图片 5

1912年,阿加莎·克里斯蒂与年轻的少尉阿奇博尔德·克里斯蒂在一次舞会上相识。两人彼此间“陌生的新奇感”强烈地吸引住对方。但突然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竟促成了他们于1914年圣诞节前一天完婚。

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医院成为志愿工作者,经过近两年的学习与磨练,她从一个病房护士变成了一名拥有合法资质的药剂师。药物和毒物知识的突飞猛进使构思一部侦探小说终于成为现实。

附近侨居的比利时难民们更是赋予她一个完全不同于福尔摩斯的可爱侦探形象——伟大的赫尔克里·波洛。

1916年,《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完稿后不久,阿尔奇从法国战场被调回伦敦。《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被退稿几次后,阿加莎·克里斯蒂心灰意冷地把它投给了博得利·黑德出版公司,随即一心投入了全新的幸福生活。

1919年,女儿罗莎琳德降生后,搁置2年的书稿终于得到了修改后出版的机会,多亏小说被《时代周刊》连载才勉强得到25英镑的酬劳。

1920年,《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出版,阿加莎·克里斯蒂这个日后享誉全球的名字开始在英国文坛闪亮。

由于阿尔奇已退伍从商,事业刚刚起步,家庭负担依然十分沉重。因此,阿加莎接受了阿尔奇的建议,继续进行小说创作。

《暗藏杀机》成为伴随阿加莎·克里斯蒂慢慢成长、慢慢老去的汤米和塔蓬丝夫妇的出场之作。《高尔夫球场谋杀案》和一系列短篇小说则延续了波洛和黑斯廷斯的黄金组合。

1922年,拮据中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夫妇面临一次难得的机会——以大英帝国博览会先遣巡视团成员的身份周游世界。

和心爱的人相伴同行是阿加莎能够想到的最浪漫的事,他们不顾一切地踏上了旅程。在这次旅行中,阿加莎·克里斯蒂完成了《褐衣男子》的构思,并将带队的贝尔茨先生以及她在南非的一些见闻融入了故事之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褐衣男子》被《新闻晚报》连载,阿加莎·克里斯蒂得到了500英镑的稿酬。但是在最初的激情过后,阿加莎·克里斯蒂夫妇渐渐失去了共同语言。

1926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写出了自己的成名作《罗杰疑案》。

图片 6

失去了经济来源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不得不重新投入写作。在西班牙的加那利群岛休养期间,她完成了《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1929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在朋友的建议下登上东方快车,远赴中东。特异的风土人情翻开了她生命中崭新的一页。她慕名参观了著名考古学家伦纳德·伍利在乌尔的发掘地,并和伍利夫妇成为好友。

1930年,当阿加莎·克里斯蒂重访此地时,伍利的助手马克斯·马洛温被委派接待她,并陪她在返回英国的路途中一路游历。然而不期而至的电报传来女儿罗莎琳德患上肺炎的消息,令她惊慌失措。善解人意的马克斯护送阿加莎回到英国。看到女儿已在姐姐的照料下逐渐康复,她如释重负。生活仿佛又将归于平静。

然而,比她年轻14岁的马克斯的突然求婚打破了平静,令她又惊又喜。在反复权衡并征求了家人的意见后,她克服了对爱情生活的恐惧,于1930年9月11日与她外甥的大学同学马克斯·马洛温步入婚姻的殿堂。

这以后,写作和一年一度的探亲成为阿加莎·克里斯蒂生活的主旋律。

她怀着对生活的热爱把她细致观察到的点点滴滴都写进了自己的侦探小说。她身边的人物,身处的场景,都会在小说中有所反映。

奥利弗夫人是淡出的黑斯廷斯上尉的接替者,她被认为是阿加莎·克里斯蒂本人的写照。自己的新居、朋友的宅邸,英国错综复杂的铁路网,遥远的中东各国,游船、东方快车和时髦的客运飞机,最后都演变成了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凶案现场。而英语世界许多耳熟能详的童谣则是她的小说借以烘托气氛的首选。

图片 7

垂暮之年

图片 8

1947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应BBC之邀为玛丽王太后的八十寿辰创作了广播剧《三只瞎老鼠》。

1950年,阿加莎·克里斯蒂第50部侦探小说《谋杀启事》出版。1952年11月25日,彼得·桑德斯将根据《三只瞎老鼠》改编的剧本《捕鼠器》搬上舞台。正是从那一天起,这部作品开始创造连续上演五十余年从不间断、至今不衰的世界戏剧史上空前的纪录。

除了推理小说和戏剧之外,阿加莎·克里斯蒂还把她的创作热情投入了其他类型作品的创作,例如真实记录了她中东生活的《情牵叙利亚》,儿童文学《伯利恒之星》,以及诗集等等。她还偷偷地以玛丽·韦斯特马考特的笔名出版了数本情感小说。

1965年,《阿加莎·克里斯蒂自传》完成。次年,马克斯完成其著作《尼姆鲁德及其遗址》。

1975年,英格丽·褒曼凭借根据阿加莎·克里斯蒂同名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改编的影片获得了第三座奥斯卡奖杯。阿加莎·克里斯蒂数以亿计的仰慕者中不乏显赫的人物,其中包括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法国总统戴高乐。

在一个传媒还不甚发达的年代,在连续五十余年的创作生涯中,几乎每年都数部作品推出,而且其中的相当一部分都逐渐成为世界级畅销书,且长销不衰——这就是阿加莎·克里斯蒂梦幻般的惊人成就。

在一片赞誉声中,阿加莎·克里斯蒂正逐渐步入暮年。对她而言,天伦之乐才是生命中最珍贵的奖赏。女儿,女婿,外孙,还有虽然存在隔阂却始终不离不弃的马克斯,以及姐姐全家,组成了她的幸福王国。

在这个王国里,她不是女王,只是普通的一员,可其中的意义却比她“侦探小说女王”的头衔重要得多。衰老剥夺了越来越多的生活乐趣,可美好的回忆依然鲜亮,阿加莎·克里斯蒂对生命的感恩还是远远多于对生命的无奈。

1973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写完老年汤米和塔彭丝的故事《命运之门》后便搁笔了。1975年,《帷幕》出版,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许多西方报刊争相刊登了波洛的讣告。1976年,《神秘的别墅》出版,这是马普尔小姐的谢幕。两本书分别登上了当年英美畅销书排行榜的榜首。

图片 9

著作介绍

《东方快车谋杀案》

名侦探赫丘里·波洛搭乘东方快车准备前往英国伦敦。在东方快车抵达温科夫齐那天晚上,大约于午夜12点37分时,波洛被一个男人的嚎叫所唤醒。它似乎来自隔壁车厢,这是山谬·雷切特先生的房间。

当波洛从门缝向外偷窥时,他看到管理员正在敲雷切特先生的房门,询问有何吩咐。波洛听到一个人用法语回答说“我搞错了”便安静了下来。波洛只好回去继续睡觉,但是他对于火车停止前进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当他决定按铃时,他听到赫伯德夫人抢先一步,并听到管理员与她发生争论。然后当波洛要求管理员给他一瓶矿泉水,他也并得知赫伯德太太声称有人在她的车厢中出入。他还得知,由于暴风雪的缘故,火车已经停止前进。他于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发现雷切特先生已经死了,在睡梦中被刺死。董事布克先生建议赫丘里·波洛接下这件谋杀案。

图片 10

山谬·雷切特先生身上的刀伤很奇特,有一些很浅,其中只有三个伤口可以令人致命。此外其中一些看起来是右撇子的人造成的,而有一些看起来则是左撇子的人造成的。

波洛在山谬·雷切特的客房中发现更多线索,包括绣著“H”的亚麻手帕与烟斗通条。这些线索表明,凶手是故意留下线索。然而,每一个线索似乎指向不同的嫌疑人,令人摸不著头绪。

最终波洛得知真相:这个化名山谬·雷切特的死者,其实是一个恶名昭彰的罪犯,原名卡塞蒂。曾经绑架美国阿姆斯壮上校的3岁女儿黛茜,尽管得到上校的大笔赎金,但还是残忍杀害了这个小女孩,之后便远走高飞。上校的妻子的索尼娅当时又怀孕了,当她听到女儿的死讯时,发生休克并早产,母子医治无效当场死亡。阿姆斯壮上校悲伤过度,也开枪自杀。

黛茜的保姆苏珊被警方认为是共犯,从窗口坠楼身亡,之后她被证实是清白的。卡塞蒂虽然被捕,但他花钱上下买动,最终无罪释放。

从此他改名换姓,逃离美国,靠着手头的巨额财富过日子,直到在列车上被十二名复仇者杀死。正当复仇者们不安之际,波洛却提出了第二种假设…….

图片 11

经典语录

他的身体好比一架铁笼子,处处显得威严体面,可是在那铁栏杆里的,却是一头凶猛可怕的野兽。

“你错了。你这是本末倒置。在问‘这个人躲到哪儿去了’之前,你首先要问自己:‘是否确有其人?’因为,你瞧,如果这个人是虚构的——臆造的——他就能轻而易举消失掉!所以,首先我要确定确有这么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习惯会束缚人的手脚。我们努力工作只为了那么一个目标,如愿以偿之后,却又开始怀念日复一日的劳碌生活。

不可能的事不可能已经发生,因此不可能的事尽管看起来不可能,但肯定有可能发生。

《谋杀启示》

图片 12

简介:

总的来说,生活在齐克村是一件无聊的事。

和一般的英国小镇一样,住在这里的有退休的军官、无所事事的有钱寡妇、嫁不出去的老处女、还有淳朴唠叨的牧师太太。在平静的生活中找寻一点刺激不是容易的事,因此每到星期五,他们都看一份叫做《周报》的无聊报纸,直到把犄角旮旯里所有“出售”、“征求”的启示都翻看议论一番,才算是又渡过了有点小乐趣的一周。

但是,这个特别的星期五,齐克村的小乐趣被大大的刺激代替了。一则启事,一则谋杀的启事,预告着在小派达克斯将有一场神秘的谋杀。

小派达克斯的女主人,利蒂小姐也被这一则意外的启事困惑着。她忠实的女伴,调皮的侄子、尖刻的侄女、安静的女房客和神经兮兮的厨娘没有一个承认与这一则惊人的启事有关。那么是谁发布这惊人的消息?又为什么要发布呢?为了有趣?为了刺激?还是暗涌着的危险?……

傍晚时分,好奇的人们聚集在小派达克斯。六点半的钟声响起,灯忽然熄灭。房间里,人们在黑暗中尖叫着,颤抖着,兴奋地等待着一场刺激游戏的开始……

“砰”、“砰”、——“砰”,

枪声响了,游戏结束了,谋杀开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