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狗叼住爱德华的粉色的衣服便跑了

  爱德华没有许多时间来欣赏阳光,因为那条长满黑色粗毛的狗突然出现在他的上面,挡住了他的视线。爱德华被叼住耳朵拉出垃圾,又掉了下来,接着又被拉起来,这次是被叼住了腰部,前后猛烈地摇晃着。

  那条小狗从它的喉咙的深处嗥叫着,然后又把爱德华放了下来,盯着他的眼睛看。爱德华也盯着它看。

  “嗨,离开这里,你这条狗!”这是垃圾之王因而也是世界之王欧内斯特的声音。

  那条狗叼住爱德华的粉色的衣服便跑了。

  “那是我的,那是我的,所有的垃圾都是我的!”欧内斯特喊道,“你回来!”

  可是那小狗却没有停下。

  阳光灿烂地照耀着,爱德华感到很高兴。过去认识他的人谁会想到他现在会如此高兴?身上沾着一层垃圾,穿着一件衣服,被叼在一条狗流着口水的嘴里并被一个疯狂的男子追赶着?

  可是他很高兴。

  那条狗跑啊跑啊,直到他们来到一条铁轨旁才停下来。他们跨过了铁轨,那里,在一圈灌木丛中的一棵枝叶散乱的树下,爱德华被放在了一双大脚的前面。

  那条狗开始狂吠起来。

  爱德华抬眼望去,原来那双大脚是一个长着又黑又长的胡子的彪biāo形大汉的。

  “这是什么,露西?”那男子说道。

  他弯下腰把爱德华捡了起来。他紧紧地抓着的腰部。“露西,那男子说,‘‘我知道你是多么爱吃兔肉馅饼。”

  露西在吠叫着。

  “是的,是的,我知道。品味兔肉馅饼是件真正的美事,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件乐事。”

  露西又充满希望地叫了一声。

  “我们这里有的,你这么通情达理地交给我的,千真万确是一只小兔子,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厨师也很难把他做成馅饼。”

  露西嗥叫着。

  “这只小兔子是瓷制的,姑娘。”那男子把爱德华拿得离他更近了些。他们四目相对着,“你是瓷制的,不是吗?马隆?”他嬉戏地摇了摇爱德华,“你是哪个孩子的玩具,我说得对吗?你不知什么缘故和那爱着你的孩子分手了。”

  爱德华又感到他的胸部一阵剧痛。他想到了阿比林。他看到了那条通向埃及街的小路。他看到暮色降临,阿比林正向他跑来。

  是的,阿比林曾经爱过他。

  “那么,马隆,”那个男子说道。他清了清他的嗓子,“你迷路了。这是我的猜测。露西和我也迷路了。”

  露西听到叫她的名字,又叫了一声。

  “或许,”那个男子说,“你喜欢和我们一起迷路。我觉得在别人的陪同下迷路是件令人更加愉快的事。我的名字叫布尔。露西,正如你已经猜到的那样,是我的狗。你愿意和我们在一起吗?”

  布尔等了一会儿,注视着爱德华;他的手还紧紧抓着爱德华的腰,然后又伸出了一个巨大的手指从后面摸到爱德华的头。他推了推它,这样爱德华好像点头同意了似的。

  “瞧,露西。他说愿意了,”布尔说,“马隆同意和我们一道旅行了。这不是件很好的事吗?”

  露西围绕着布尔的脚跳起舞来,一边摇摆着她的尾巴,一边叫着。

  于是爱德华和一个流浪汉和他的狗一起上路了。

相关文章